首页 折扣游戏 变态版游戏 手游礼包 手游开服表 手游专区 手游资讯 小七手游 乐嗨嗨手游 桃子手游 手游交易

B站终于拿下洛天依,虚拟偶像为何引得大佬们竞

手游编辑 || 2018-11-26 12:55:34

N

EWS

B站终于拿下洛天依,虚拟偶像为何引得大佬们竞


玩游戏不花钱,立即领取免费首充

  再过两周,虚拟偶像人气代表、在全球拥有6亿粉丝的初音未来即将开启为期半个月的2018中国巡回演唱会。
 
  容貌保鲜的同时“灵魂”得以不断地沉淀升华,没有负面新闻,行为完全可控便于管理,能够全天候陪伴粉丝,从不会辛苦劳累。这就是虚拟偶像的魔力,可定制的形象总是可以激发出粉丝纯粹且投入的热爱。
 
  ▲ 初音未来日本演唱会 图源:官博
 
  据艾瑞发布的《中国二次元用户报告》数据显示,2017年,中国核心二次元用户约为8000万人,泛二次元用户预计达2.3亿。国海证券也在分析报告中指出,二次元产业有望迎来1000亿美元的市场规模。虚拟偶像的主流受众二次元用户,终于从戍守个别站点的小众群体成长为蕴含巨大潜能的文化现象。
 
  令人振奋千亿市场背后,是本土化后摸索试炼的个性化商业模式。运营成本高、冷启动阶段投入大、回本周期长及技术及壁垒高等种种客观限制,对整个国内的虚拟IP行业发起挑战。
 
  Part.1
 
  二次元进入主流视野,虚拟偶像潜力无限
 
  似乎从去年开始,ACGN的诸多内容表现形式及作品就已出现在人们的各种生活场景中。
 
  《我爱二次元》《次元星计划》《超次元偶像》《次元公式》等综艺节目抢占观众的注意力,And2girls安菟女团成员夏行美等虚拟偶像直播吃鸡收割直播+游戏用户,洛天依的代言接连不断——肯德基、必胜客、长安汽车“新奔奔”,MOMO酱借轻松搞怪的抖音日常攻占着学生、白领群体的心智。
 
  ▲ 洛天依代言护舒宝
 
  近两年虚拟偶像成为资本竞相追逐的热门领域,巨头、传统企业以及新锐公司相继入局,各显身手。
 
  9月21日,B站增持虚拟偶像“洛天依”母公司成控股股东。7月26日,微软宣布与北京力鼎嘉世文化传媒共同推出国风AI虚拟偶像组合——“A’COMES二十四时”。时间向前推移,今年3月,抖音第一虚拟偶像“MOMO酱”面世,冷启动的情况下仅用43天便收获了100万粉丝。据不完全统计,目前国内有26名虚拟偶像,其中仅2017年就诞生了14名。
 
  狂热的背后是千亿二次元市场的鼓舞。青年一代的消费主张正在发生变化,他们愿为热爱的事物不计回报地付出精力及金钱。主流用户虽为90后但消费能力却不容小觑,社会家庭结构的“倒三角化”使得青少年具备较高的间接购买力。曾经的二次元正随着年轻一代的成长,逐渐成为三次元世界里必不可少的文化因素,随着从小看着二次元长大的90后经济实力渐强,泛二次元市场规模将指数级扩大。
 
  不管人们喜不喜欢这个趋势,内容消费行为及社交关系已经不可逆转地从现实世界转移至“虚拟”的网络。“沉迷于虚幻的网络世界”不再是不懂事的年轻人一时头疼脑热之举,它逐渐成为人们的生活常态,“真实”的定义正在发生革命性的转变。那么既然人们有向某个美好个体寻求精神寄托的刚需,那么这个对象为什么不能是被人们创造出来的虚拟对象?
 
  回到偶像文化的源头日本,我们看到就连杰尼斯事务所以及48group这样的大牌造星机构都无法避免旗下艺人出现负面信息的事件发生。签约偶像需要立足于人格魅力,为粉丝量负责。这套机制下,偶像在公序良俗及私生活方面有着非常严格的限制,维持艺人形象的成本极其高昂。飞速发展的技术环境为规避风险提供了解决方案,虚拟偶像在二进制的外衣下应运而生。
 
  日本的虚拟偶像事业相当成熟,早已跑出了完整规模化的商业模式。2016年的收入甚至反超真人偶像。(据根据日本公信榜Oricon数据显示,偶像企划LoveLive!2016年收入80多亿日元比AKB48多出10.4亿,而2015年LoveLive!的收入为68亿日元,AKB48为112.91亿,数额升降明显。)
 
  同时,上至虚拟偶像,下至虚拟up主(VTuber),日本对于虚拟形态的人物形象的应用率及接受度非常高。根据新浪游戏的报道,从去年年底到今年年中的半年之间,日本的虚拟主播骤增至4000人以上,他们产生的粉丝数合计约1270万人、视频观看次数达到7.2亿次。
 
  ▲ VTuber一览(部分)
 
  虚拟偶像在日本的成功发展无疑给予了国内资本强大的自信心,不过虚拟偶像产业的本土化或许还存在很多挑战。专业P主(producer,用虚拟歌姬创作者音乐的制作人)的规模、正版衍生品的销售环境等因素都是需要考虑的实际问题。
 
  据了解,目前国内也仅有洛天依一位虚拟偶像实现了盈利,但这也是他出道7年后的事了,如何根据实情调整战略方向就显得尤为重要。
 
  Part.2
 
  如何寻找本土化发展的切入点?
 
  我们所说的虚拟偶像一般有两种发展路径:
 
  一种是基于vocaloid人生合成软件的虚拟歌姬, 每款vocaloid都拥有不同的形象,初音未来、洛天依等就属于这个范畴。
 
  另一种是职业以偶像的二次元人物,上文提到的日本的偶像企划LoveLive!以及国内的And.Ⅱ安菟是较为典型的代表。不过随着行业发展,人物的职业也不再局限于“偶像”。例如上海望乘推出的“楚楚”一开始的设定就是时尚设计师,而光合造米旗下的MOMO酱仅仅是一个偶然掉落在地球的外星萌妹。
 
  虚拟歌姬的运营方式主要为UGC,用户因生产作品与偶像产生独特的关联,而这套情感联系促使他们定制更符合自己需要的偶像形象。粉丝在维护偶像的同时也在进行自我表达,这就不难理解“初音未来们”引发的全球狂潮,因为“粉丝们在应援初音,其实也是在应援他们自己。”
 
  但换一个角度来看, Vocaloid歌姬的演唱无法达到情感流露,打动人心的是情感充沛的歌词及编曲。如果将作品拿走,粉丝便无法从歌姬身上获得人性的触动,形态各异的人格使得粉丝无法集结成一个组织纪律严密,被归属感绑定的阵营。自我确认毕竟是人们成长的一部分,当这个行为已经无法带给人们鼓舞,那么歌姬与粉丝的联结就变得非常脆弱。
 
  阻止虚拟歌姬在国内百花齐放的,还有领先的技术手段、丰厚的资金投入以及专业的P主。总得来说,虚拟歌姬是一项回本极其漫长的项目,仅人气积累的过程就足够考验众多团队。全息投影、硬件合作等等都是不小的开支,今年洛天依的演唱会仅成本费用就为2000万元,票房无法与之达成收支平衡,2018年是洛天依开始盈利的第一年,而这已经是洛天依诞生6年后的事情了。
 
  基于此,偶像企划等预设世界观的作品对市场进行了很好地补充。
 
  人格+故事是这类偶像的核心竞争力,借由条漫、迷你剧、音乐专辑、游戏等形式多面立体地展示其虚拟偶像的人格魅力,在引起观众共鸣方面更具优势。他们难点在于作品的打造与运营的发力,网罗专业、复合型的人才是保证团队健康运转的基本。而运营手段则是互联网下半场,红利逐渐消失后考验着所有从业者的难题。
 
  Part.3
 
  二次元深度发展,2.5次元独当一面
 
  资本给二次元带来的变化是显而易见的,受众人群的壮大和资本的鼓励相互作用,将原本较为封闭的二次元圈子扯开一个口子,数字内容与数字经济、线下实体经济搭建深度合作方式,形成2.5次元产业链。
 
  这样的变化是偶然但更是必然,任何一个行业及文化形态都会经历起步、爆发、去粗取精、形成固定机制的过程。如果说5年前的二次元是“圈地自萌”的话,那么如今的二次元+泛二次元的目标市场促使资本满足着更多动漫爱好者的需求。
 
  语言除了交流工具还是身份的象征,可以说每个圈子都有自己区别于他人的标签。你或许发现了,曾经的“二次元语言体系”门槛非常高,经常让圈外人云里雾里望而却步。前樱月动漫社成员「user is missing」告诉卡思数据(ID:caasdata6),“我觉得二次元有时在人为地制造一种割裂,动漫只是内容的一种表达形式,它与电影、音乐、舞蹈没有本质上的区别。”而极个别的激进玩家会让二次元整体承受一些偏见和攻击,使得部分喜爱动漫作品的用户考虑之下选择三缄其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