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折扣游戏 变态版游戏 手游礼包 手游资讯 小七手游 乐嗨嗨手游 桃子手游 手游交易

激情小说《赘婿》全文免费阅读 完整版在线阅读

手游编辑 || 2018-10-10 09:48:47

N

EWS

激情小说《赘婿》全文免费阅读 完整版在线阅读


  激情小说《赘婿》全文免费阅读

  喜欢读这本书只需在V-信-公-众-浩(山雨书吧)回复书名“ 561 ”即可阅读全文

  今天小编抢先分享小说部分精彩内容给大家~~~

 

 

激情小说《赘婿》全文免费阅读 完整版在线阅读

 

   第五章 蠢女人

 

  再说张建设,此刻简直兴奋的身体都要炸了。

  从下午见到夏梦其人的时候,他心思就脱缰野马一样难以控制,这些年他张建设也算是见识过不少女人,可如夏梦这般姿色气质之人,绝无仅有!

  见到她,张建设就没想过她能飞出自己的手掌心。

  一开始也没想用药,是反复试探,确定这女人属于敬酒不吃吃罚酒的类型之后,才出此下策。

  药是引水粉,朋友从国外带回来的,功效类同加强版的安眠药,寻常一颗,足让一个女人进入烂醉如泥的状态,神志不清。

  并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,张建设简直太有经验了。

  不管什么样的女人,成其好事后再拍几张照片,录段视频,准保以后乖乖的匍匐在他胯下。

  所以哪怕心急如焚,他还是先架好了微型摄像机。过程,也是一种急迫的享受。

  做好这一切,张建设才饶有兴致的打量着完全睡熟的夏梦。

  脸色因药物的缘故泛酡红,紧闭着眼睛,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,动人心魄。

  穿着的是一套长裙,裸露出的半截小腿简直如玉石一样晶莹细腻,让张建设忍不住将手放了上去,细细体会。

  触感凉滑柔腻,仅仅是碰了碰她肌肤,他呼吸就风箱一般起伏起来。

  手略微有些颤抖,反复摩挲流连忘返,惊叹于女人紧致光滑年轻的肌肤。

  夏梦似有所觉,双腿别扭的交叠,人无意识的发出声音。

  如同仙乐一般的动静,让张建设的所有理智尽皆土崩瓦解,不顾一切扑了上去,嘴唇雨点一样落在夏梦脸上颈部。

  “宝贝,我的小宝贝,今晚你就是老子的了。”

  夏梦被突如其来重量给压醒了,睁眼间,就看到一张横肉累累的面孔在眼前放大,满口的酒气以及其它味道夹杂,让她心里一阵翻腾恶心。

  “你……你要做什么……”

  夏梦想要挣扎,但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,甚至动一动手指都十分困难。

  被下了药,她终于反应过来自己喝的那杯果汁里被人下了药。

  千防万防,连酒都不敢喝,还是没能料到张建设胆大到如此程度。

  她羞愤欲死,却又求死不能。

  “夏总,你等会就知道我要做什么了!”

  张建设双眼通红的看着近在咫尺的绝美面颊,手掀起了夏梦裙子。眼底深处那一抹绿色的蕾丝边缘,让张建设兴奋的人都要炸了。

  夏梦急怒交加,无力推拒着。

  如此反抗非但无效,反而让张建设更加的着急。屡次三番脱不下夏梦裙子,他刺啦一声将肩带完全扯断。

  就在这时,门口一阵嘈杂的动静突然响起。

  意乱情迷的张建设被惊扰,气急败坏大吼:“谁他妈再敢叽叽歪歪,老子弄死他。”

  虽名义上是一家大公司的董事长,但这么多年了,暴躁脾气却是没变。就算有所改善,在这种关头,也绝对有杀人的冲动。

  话音刚落,砰的一声巨响传来,门被人直接踹开。

  张建设看到了来人,一个清清秀秀,约在二十四五岁左右的年轻人,正是韩东。

  “你他妈的知不知道这是谁的房间……”

  张建设心知不对,虽被惊到,语气却沉稳至极,隐含愤怒威胁。同时惊诧自己所带的保镖为何没拦着这人,他是怎么进来的?

  韩东不理,眼神转向了酒店大床,看到微睁开着眼睛的夏梦衣衫不整,泪痕斑驳,眼中寒意一闪而逝。

  拳头握拢,咯吱发出响动。指节泛白,几乎没有任何间隙,径直一拳砸去。

  张建设想躲闪,可眼睁睁看着拳头越来越近,哪里躲的开。

  咔嚓一声,鼻骨断裂。

  张建设鬼叫,被这一拳给直接打懵。

  韩东一拳头下去,暴戾接连升腾而起,揪住张建设衣领,一拳连着一拳。

  他不考虑张建设是什么身份,他只知道对方是个畜生。

  那台微型摄像机,让韩东猜到了对方要干嘛。

  难以想象,假如自己再多来晚哪怕半个小时,夏梦怎么办?以她骄傲的性格,这种侮辱,估计会让她直接失去活下去的勇气。

  不知道连打了几拳,在张建设叫声慢慢微弱,人如烂泥之后,韩东停了手。

  身后,是两个傻眼的保镖,站在原地,完全不知所措。

  他们哪想到韩东竟然胆大包天,连张建设都敢直接暴揍,加上过程又快,以至于他们都忘了上前拦阻。

  “你,你……”

  韩东不理两人,矮身把装死的张建设强行拉起。

  并不粗壮的手臂,体重接近一百八的张建设却在他手中如轻若无物。让人很难想象,这股匪夷所思的力道是出自韩东廋削的身体。

  “你对她做了什么?”

  韩东松口气丢开了他,拿出开着录音的手机,咔嚓对着房间以及躺在床上的夏梦连拍了几张照片。而后把死猪一样的张建设给拖了出去,砰然关上房门反锁。

  他这么做,单纯的想让张建设投鼠忌器。

  对方非礼夏梦在先,自己打人在后。就算张建设这种地头蛇再如何厉害,也不敢轻举妄动。

  没有必要韩东并不愿把事情给闹大,这里是临安,并非东阳。

  行事如此不按常理出牌的人物,天知道他能做出什么来。

  张建设如果聪明一些,就该息事宁人,各退一步。

  当然,真要玩的话,韩东丝毫也不怕。

  他当年在部队来临安跟当地警方合作过一段时间,接触过一个很投缘的老哥哥,叫谭靖宇。

  现在,据说被调到了省厅任副厅,主管的就是刑事这块。

  韩东倒不指望谭靖宇帮着自己仗势欺人,但有这层关系在,张建设妄想颠倒黑白,注定只能是痴人说梦。